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U好生活 >摄影大师冈田红阳:我拍的富士山没有一张重複,我心中的富士山还 >

    2020-07-12摄影大师冈田红阳:我拍的富士山没有一张重複,我心中的富士山还

    摄影大师冈田红阳:我拍的富士山没有一张重複,我心中的富士山还

    在富士山中,时间从催促者变成旁观者,让人与山自来自去,开阔自由。走进西元七八八年起就守护富士山的「北口本宫富士浅间神社」,漫步于八百年历史的古杉参道上,埋在杉林树梢的诗句开始冒出地土,前进的步履抖落城市倦尘。不需要费太大气力,也不需要辛勤拂拭,《富士山小旅行》缓步旅行,烟岚缭绕,空气乾净,人清澈,心沉澱,领人走进水光明镜的生活,正是此书的主旋律。

    《富士山小旅行》不存在山的粗旷,单单摆放山的讲究,如同京都清水烧,充满天光云影的细緻纹理。行走河口湖畔,抽离建筑物附加的民宿、饭店、美术馆、音乐馆、手工饼乾店等具象功能,满眼读到出神,不禁讚叹日式与欧式建筑的极致。前脚才看完充满欧洲西洋油画品味的街廓,下个转角却非常日式,简约沉稳呈现东方水墨画里墨渍和水晕的素净;但是两者互不干扰,彼此成为对方美丽的「他者」,把讲究穿戴在各自身上。我久久无法相信,截然不同的存在竟如此滔天「赐配」,东方与西方可以坐在一起,共看富士山。

    富士山里到处充满手作的幸福,观看富士山,不需要寿司、生鱼片,只要一片薰衣草手作蛋糕、红茶手作饼乾,那怕是形单影只的人都会立刻变幸福。我承认自己完全沦陷在薰衣草手作蛋糕浓郁的滋味中不愿醒来,大概是手作与人有关,隐约之间,对山居庄户人家亲手亲力亲为充满憧憬。一片手作蛋糕、一块手作饼乾,那是亲力劳动的感动。吃一口薰衣草手作蛋糕,薰衣草像晒了两个太阳,一入口,盛夏膨胀满嘴。

    享有日本九寨沟美誉的「忍野八海」,没有山中湖和河口湖撑腰,却有摄影大师冈田红阳为它背书,「忍野八海」的美成为富士山私房景点。冈田大师一生拍了三十八万张富士山照片,他自信地说:「我拍的富士山没有一张重複,我心中的富士山还没拍完。」富士山融雪水在这里蓄养八个水塘,因而称为「八海」。人们给圣山赐予的活水一个好听的名字,唤为「富士名水」,富士名水餵养的岩鱼成了必吃名物,庄户人家用名水製成在地酱渍菜,每一口都嚐到山的苍翠。

    「西湖根场疗癒村」是昭和年代的茅草屋聚落,每间茅草屋都让昭和农村生活重现眼前。在茅草村最高处有间「见晴屋」(见晴为眺望之意),二楼格子窗可以眺望富士山。当人站在这里,仰望富士山的开阔宽容,凝视山、光、风、云的变化,和历经万千起伏的自我深层对话。一个人独自站立于人烟罕至的西湖山边茅草屋最高处,少了水泥丛林的层层叠叠,终于看懂云淡风清,终于可以释放自己。这才懂得这里的「疗癒」不需要看医生,也不必吃药,只要「见晴」静思,人世间劳苦愁烦往这里一晒,全都会安稳度过。沉澱一世纪风华绝代的光阴故事,时间在此孕育大地野趣的蓬勃,我只管坐在茅草屋里,看个饱。

    河口湖必吃的第一名物是不动屋「ほうとう麵」(铁锅味噌野菜乌龙麵)。「ほうとう锅」源自武田信玄时期,军队伙食中加入野菜、蕈菇、南瓜、肉片等农村在地食材,成为营养好吃的人气乡土料理,一路跟随武田信玄四处征战。武田家族灭亡之后,德川家康接管武田军士,在「ほうとう锅」中加入名古屋的味噌,从此,这个锅烧麵统一了口味。不动屋在河口湖有四家分店,每家分店的建筑都值得专程造访。除「东恋路分店」以富士山白云为造型,充满现代感的风格外,其他分店都保留日本传统古朴的「藏造风」,把自然光降到最低,希望客人以昏暗光线和「ほうとう麵」,一起慢慢回味富士山,是不动屋坚持的特点。河口湖车站正对面就有不动屋,「马刺」(生马肉)和黑糖豆皮寿司也是必点名物。

    雪富士、茶富士和墨富士是我取的名字,不是日文汉字。多数人印象中的富士山是白雪覆盖的雪富士,夏天看见绿色茶富士,就知道富士山「开山」近了,可以準备爬山登顶。至于赤富士,是指夏天没有雪迹的茶富士清晨,被太阳第一道阳光晒红的脸。而「红富士」是指雪富士的清晨,被太阳晒红的脸,两者是不同的。墨富士是指在距离富士山八十公里外的东京观看夕阳西斜的富士山,衬着摩天大楼林立、万家灯火的城市样貌,以充满人来人往的繁华为背景,迎接富士山的退场,是调整压力重量和支撑梦想歇脚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