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U好生活 >摩西的祷告:从哀伤到欢呼 >

    2020-07-12摩西的祷告:从哀伤到欢呼

    ◎林玮玲(灵粮教牧宣教神学院老师)

    经文:诗篇九十篇

    在上教会历史的第一堂课,我喜欢用诗篇九十篇做为序曲。静默在神面前,聆听那似乎是摩西从西乃山,从旷野地发出的祷告。

    当人生行到多重的压力,看见周围难解的苦处、世界的邪恶、祸患,这首诗就像诗篇中许多的诗,迴荡我心,让我不再埋首于自己所见、所惑,而是抬头,求神将我拉出自我的眼界,从更高更远的历史视角来鸟瞰,重新审视当下的问题与困难。我想这是摩西四十年来,多次困顿后的智慧与心声。

    神是永恆的居所
    「(神人摩西的祈祷)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1-2节)

    当世界越是全球化、扁平化,青年与台商面临游走世界或出走抉择,无论是为增见闻,或是为求高薪,远走他乡的不安定感与身份认同的不确定感,该是世代共同的体会。「漂泊」可能也是摩西人生最深刻的感受。

    人生三个四十年,越后面越居无定所。从埃及、旷野到迦南,摩西为个人及民族群体寻找安身立命之所。在与神相遇后,神成为摩西及漂泊流浪中的以色列人,生活的方向感与归宿的成就者。但摩西更準确的说:神自己,才是人类(个人及群体)真正存活的依靠与居所,世世代代的人当这样认知、信靠。

    「你是神。」这个第一人称对话式的告白,来自深刻的相遇。使摩西的生命与永恆、与上帝的历史扣合,人生的空间于是不再飘渺、时间也不再显得荒谬。摩西终能从一个至高、至远的历史终点,回望自己、明白人类真正之所是。这是漂泊的现代人需要的眼光与生命的答案!

    人生既短暂又虚幻
    摩西因为能从高点对望,将永生造物的神与有限脆弱的人对照,便显出了比其他宗教哲学更独道的省思:「人是什幺?又应该如何来活?」

    「你使人归于尘土,说:你们世人要归回。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你叫他们如水沖去;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乾。」(3-6节)

    这一段以第三人称客观的角度,综论人的生命在神眼中的长度,犹如一日、一更与千年的对比,状态亦如虚幻夜梦与易枯的小草。人生短暂与飘忽,使得华人追求三达德(立功、立德、立言)来抗衡。事实上,人却常只能汲汲营营,浮沈于成败、挣扎于生死之间。因着对永生神的认识,摩西对人的本质,有着面对神圣而更深沈内敛的省思。

    「我们因你的怒气而消灭,因你的忿怒而惊惶。你将我们的罪孽摆在你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你面光之中。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7-10节)

    摩西在此以第一人称複数表达出集体的忏悔,他为生命短暂的人向神承认所犯的罪。当他八十岁在旷野中,经历荆棘烈焰的圣召,第一次体会无与伦比的神圣与奇妙,这是埃及诸神不曾有的属性体验。自己过往公然的、或私下的狂傲与愚昧,在至圣上主的面前,似乎都无可躲藏。

    何况之后带领百姓出埃及,不断经历他们的悖逆,摩西比任何人能体会神为何会震怒。这使得摩西总能从神的角度,看见自己、看见别人真实的光景。在圣洁、威严上帝的面光中,神能将一切烧毁的怒气,使人的气息显得何等薄弱。这使得人一生七十或八十的岁月,实在不值得矜夸,徒有无限的叹息。

    这岂不是我们面对自我与世界,反覆的错误与愈演愈烈的罪恶与沈沦,所会有的沈重与认同的悔改?

    向上帝谦卑认罪祈求
    「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忿怒呢?」(11节)

    诗人如此发问的时候,实在是带着神要人归回、悔改的心肠,在代求并认同的忏悔着。无人曾像神重用过的僕人:亚伯拉罕、摩西、保罗,那样明白神多次几乎毁灭人类的怒气,是因人的过犯罪孽(故意)与隐恶(自知或不明的),招惹上帝公义之怒。人世间有多少个人的怒气与群体的抗争与叫嚣,能在神面前站立得住?看世代政权、王朝的起起落落,岂不是神审判的公义显明?

    「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12节)

    如同智慧诗的特质,当我们体会摩西生命要成就的使命,是带领百姓得释放,并认识神及祂的心意,摩西律法的颁布,正是这样谆谆劝勉的心。唯有真正认识神,祂的圣洁、永恆、不朽、公义,才能明白人的生命是如何相对的汙秽、有限而缥缈、自义,而认清这一切正是智慧的开端,使得年岁可以用正确的眼光看待。以致于悔改,让我们能有余地向神求怜悯,如同摩西这位伟大的代祷者所呼求:「耶和华啊,我们要等到几时呢?求你转回,为你的僕人后悔。」(13节)

    善用短暂人生 便能遥见喜乐
    「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14节)

    由先前神催促人悔改,到现在悔改的人反过来恳求神回心转意,以怜悯代替愤怒。其实就在这种求告神怜悯的信心中,诗人体会到「神远比我们想像的更有怜悯,并且欢迎我们祈求祂的怜悯」。于是一改之前的沈郁、苦闷,14节开始展现代祷者真正确信的事:神是使人可以欢呼喜乐的,这才是祂真正的本意。

    「求你照着你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愿你的作为向你僕人显现;愿你的荣耀向他们子孙显明。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愿你坚立我们手所做的工;我们手所做的工,愿你坚立。」(15-17节)

    若以摩西辛苦的年日来思想,受苦的日子是那幺的长,但是因为他深知神的怜悯、相信并期待祂的补偿,使喜乐与受苦「等量」。然而,我们不必或者也不可能,是只要求报偿在自己的身上,因为长日有尽时,因此希望由子孙来承受。僕人与子孙的对句,表达求神施恩不只现在,也延伸到未来,因祂的荣耀是永久的。

    这使我们再一次看见希伯来信仰是群体性的,有神之高度的心怀,永远不会只看见自己。因神的怜悯,人生可以不是宿命的枯草、可悲的叹息、被怒火焚烧、转眼成空,好似佛教的世界观。基督徒能盼望神来坚立人的努力,使之存续到永远。

    当这世界使下一代的价值观败坏,上一代所努力的无法传承,摩西的祷告让我们看见情势扭转的盼望。使我们辛勤耕耘的,在神的恩待中,代代延续不被罪恶、死亡吞吃。从永生神的角度,当人能从飘渺人生观扭转至大我角度,善用短暂人生,便能遥见喜乐远景,代代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