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B生活坊 >改变历史的东洋神风 >

    2020-07-12改变历史的东洋神风

    改变历史的东洋神风

    若非史上的两次颱风,日本现在可能属于中国版图的一部分。

    1259年,成吉思汗之孙忽必烈继位为蒙古帝国的可汗,改国号为「元」,取「一元复始」之意,由此看出忽必烈对帝国怀抱雄心壮志。早在1230年之前,蒙古大军已征服中国北部,接着在1231至1238年间又占领了朝鲜半岛。蒙古人四处攻城掠地,以扩张领土为使命,距离高丽仅仅150公里之遥的日本理所当然也备受威胁。到了1267至1274年间,忽必烈派遣数名使节前往日本,要求天皇称臣纳贡,否则将派大军压境。这些使节通常连消息都还没传达给天皇,就被赶回蒙古帝国;忽必烈因此怎幺样也得不到一点回应。

    于是,忽必烈决心要发动攻势拿下日本。虽然蒙古人对航海一窍不通,然而帝国新纳入的高丽子民对造船及航海都十分熟悉,因此奉命打造一支不同凡响的海军舰队。

    ,侵略行动正式展开。约有四万名士兵,包括两万五千名蒙汉军、八千名高丽军及七千名由汉人与高丽人组成的水手团队,分乘九百艘军舰,浩浩蕩蕩地从高丽扬帆出发。这趟远征起先势如破竹;元军迅速攻占了九州西北方的几个小岛,同年11月19日于九州的今津到博多湾一带靠岸。日方守备军惯用的作战方式是武士间传统的徒手搏击,因此对蒙古骑兵在滩头上的节节进逼感到惊恐。在人数与武器两方面都处于劣势的情形下,日军不久就被迫退回内陆地区。

    然而,随着夜幕低垂,高丽舵手感觉到狂风暴雨即将扑来,再三恳求蒙古将帅把进攻武力撤回海上,以免大军被困在岸边或使停泊的船只毁于风暴。另一方面,日军原本就由衷期盼蒙古军的进攻有所延误,以待后援军力抵达;次日早上日军惊喜地发现,蒙古军舰只剩一艘还在暴风雨中狼狈地挣扎返回海上。当时的船只根本不敌狂风暴雨,许多军舰不是沉没,就是在岩岸边撞成碎片。死亡人数近一万三千名,绝大多数是溺毙。蒙古大军遭颱风击溃了。

    就在忽必烈向日本发动攻势之际,他对于中国南方的征伐也正处于苦战中。儘管南宋苦苦抵御蒙古军长达四十年,它在南方仅存的最后一个省份──广东,还是在1279年落入蒙古大军手中;这是三百年来,中国首次由单一位君主统一治理。辉煌的功绩让忽必烈志得意满,又兴起招降日本的念头,但这一次,日本处决了元朝的使节,忽必烈听闻后怒不可遏,準备展开第二次进攻。日本人明白这一仗终究是要打的,于是在沿岸地区开始筑起防御工事,包括在箱崎湾兴建庞大的堤防,蒙古帝国第一次入侵的地点也涵盖其中。

    蒙古对日本发动的第二次进攻,阵仗极为惊人,其中一组舰队由四万名蒙古、高丽和北方汉人组成,从高丽出发,而另一支声势更浩大的十万军团预定从中国南方各港口出发。这支远征军有多壮盛?不妨试想,1066年诺曼人征服英国时,也不过动员了五千名士兵。

    这次出征,两支舰队受令在春天会合成军,赶在夏天颱风季之前启程,但南方军迟了,进攻只好顺延到1281年6月。大军抵达九州沿岸时,遭遇日本武士的猛烈抵抗,对方不仅更有準备,也从过去的经验中揣摩出蒙古军的作战模式。日方守备军阻滞进攻武力达六星期,到了8月中旬历史重演。高丽和南方来的汉人水手又警觉到颱风将至而打算返航,不过庞大的舰队协调不佳,有许多船只于準备出海时,在伊万里港口相撞并被颱风吹得七零八落,能回到海面的大多也已残破不堪。元军统帅范文虎逃到未损坏的军舰上而倖免于难,却任凭他的士兵死于风雨和日本武士手中。船只受创的数目与死伤的人数同样惊人。忽必烈对日本的图谋再度因颱风而受挫,此后他再也不曾企图入侵日本。

    日本人因为这两次知名的胜利,而把颱风联想为「神风」,认为颱风是他们的神祇为了保佑土地不受外侮而吹送来的。

    数百年之后,也就是在1981年,东京商船大学教授茂在寅男在伊万里湾藉由声纳辅助展开挖掘,发现不少蒙古人来袭时留下的元朝器具,有矛、头盔、骑兵军官的铁剑、石製的锚桿;也有渔人拿出渔获中夹杂的其他物品。挖掘工作延续至今,发掘出更多这些古代征战所遗留下来的珍宝,包括陶壶和船锚等。

    在忽必烈于日本沿海第二次败北后的六百六十三年,另一位海军司令也遭逢相同的敌人,同样连续失利两次。海军上将「公牛」海尔赛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第三舰队的司令,即使他有飞机、气象图和钢船,也难逃两次颱风带来的灾难。在第12章里,我们会来谈谈海尔赛将军遇到了什幺困境。


    摘自《颱风》

    改变历史的东洋神风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pixabay,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