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Q翼生活 >撤官职未通知违民意‧邓文村不介意仕途起落 >

    2020-07-12撤官职未通知违民意‧邓文村不介意仕途起落

    撤官职未通知违民意‧邓文村不介意仕途起落(柔佛‧新山)在马华妇女组副主席曾亚英因不满马华中央的官位分配,以及柔州老将邓文村被撤除副部长职一事,而向马华中央无限期请假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之际,身为当事人的邓文村却以平常心看待个人仕途起落。不过,他说,政府任何行动都需遵循民意,如果作法太过份就属侵犯民意。刚卸下团结、文化、艺术及文物部副部长职邓文村说,有关方面在把他排出内阁名单之前,并未事先照会他,但他对此并不介意。“政治本应回归民主程序,既然政府成员本是人民选出的代表,那幺,政府的任何作法都必须反映民意。”现年68岁的邓文村接受《》访问时说,委任上议员当部长也可能是选贤与能的一种方式,但他也强调,如果当局的作法太过份,那就是侵犯民意,不过,如果当局适可而止且决定正确,那就无可厚非。凡事勿乖离民意“民选政府的目的就是在于让政府凡事勿乖离民意。”询及柔州马华基层会否因为柔州马华在内阁的代表人数减少而感到不满时,邓文村说,大部份人都不容易接受改变,所以,柔州马华当然会就此出现一些反应或波动。“这时,身为领袖者就必须认真看待及评估基层的情绪,而非视若无睹,否则,肯定对党的操作有所影响。毕竟,这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党与组织的问题。”此外,过去曾在师训学院执教的邓文村是在退休后,于2004年大选上阵而顺利当选地不佬区国会议员。去年308大选后,他就受委为副部长。虽然他当官的生涯并不长久,但他从未后悔从政。他认为,人一定要往前看,不要整天困在悔恨或懊恼的负面情绪里。“卸下副部长职并不是坏事或伤心事,因我当副部长时所走过的路程,已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对于“但凡政治皆险恶”的说法,他说:“很多人想去的地方,肯定是人挤人,脚踏脚,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既然是自己选择要去那个地方,那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初的选择,或怪自己为何不懂得处身于这样的险境。”拥退休三宝感满足邓文村虽是在一夕之间卸下官职,但他一点也不为此感到惋惜,因为他有退休三宝――老伴、老友及老本,而这已令他感到非常满足。虽然官职不再,但他并不承认他已退休。他说,他从官场退下后,工作并未就此停摆,而他不过是转换了战场,即从吉隆坡转战到柔州的地不佬国会选区。“我还要继续为人民服务。目前,我完全没有退休的心态,因为那是下一届大选以后的事情。”其实,邓文村早在卸下师训学院讲师与华文主任职务时,就已经是退休人士,当年,奉行“活到老,学到老”精神的他,原本打算继续修读法律课程,最终却基于因缘际会而踏上全职政治工作者之途,并在67岁高龄时受委出任副部长高职。他说,当年在师训学院退休后所领的退休金,已足以让他三餐不愁至终老,而这就是他最为倚重的老本。家乡在峇株巴辖巴力拉惹的他,19岁唸完高中后就到新山发展。在过去这幺多年来,他在新山结交到不少知己好友。“我去年赴隆担起副部长职责后,反而与这些新山朋友疏于见面及交流。如今,我又可以像过去一样,兴緻来时,马上邀约三四名老友见个面,喝杯茶及聊聊天,人生乐事不过如此。”至于老伴,他说,为人低调的妻子对他的支持可说是十年如一日,而妻子也可说是他这一生中最好的良伴。匆匆1年成任期最短副部长邓文村升官和丢官的经历,可以“北上匆匆,南下也匆匆”一句话概括。去年4月首次受委入阁的邓文村,升任团结、文化、艺术及文物部副部长职将近一年后,即因新任首相纳吉进行内阁改组而被撤掉副部长职,而出任副部长只有短短一年的他,可说是马华任期最短的副部长。回想起一年前受委为副部长后的点点滴滴时,他说,他在宣誓就任副部长后的一週内,匆匆与妻子提了两箱行李,就从新山北上吉隆坡走马上任。最近,在未受到预先通知下丢掉官职的他,在首相纳吉宣布新内阁名单后,又匆匆与妻子收拾细软返归故里。只不过,他们这回所携带的行李箱足足比南下时多了28个,即合计30个。“这次共有15个大箱和15个小箱跟随我们夫妻俩打道回府,而这些箱子里装的都是我在过去一年来所购买的各类书籍和生活杂物,有些书本甚至还未开封。由于行李太多,我们临走前还得麻烦长女帮忙我们收拾这些杂物。”“当然,这些行李箱也装着我在当副部长时所收到的很有意义的纪念品。”他说,他对官职毫不恋栈,而他唯一不捨的是已嫁到吉隆坡的长女,因为在他与妻子返乡以后,就无法再像过去一年般与长女频密见面。下届大选不再上阵早前因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重组内阁而丢掉乌纱帽的邓文村斩钉截铁的说,这是他最后一次担任国会议员,而他绝对不会在下一届大选上阵。对于丢失副部长职一事,他以轻鬆的口吻说,他早就作好心理準备。“人生在世,凡事都应随遇而安。”“当初,我被推荐为副部长时,也不会感到格外的兴奋,只是觉得可以有新的一番尝试,并可体验新的东西。人生得失都是相对的,每个人不会输到完,也不会赢到完。”此外,他披露,他在担任副部长的这一年里头,眼界变得开阔,且发现大马各地人民在处理事情方面的方式大不相同。“举个例子来说,华人最重视面子了,但有些人只要接到你的一通电话,他就觉得你很给面子了,而一些人却非得你亲自现身,才算是给足面子。”提及往后的退休生活时,他说,他从未规划退休生活,因为他知道,他退休后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所以不愁生活没有内容。卸官职家人最快乐邓文村卸下副部长职,邓家成员最快乐。邓文村说,家人一直都希望他能退出全国性的政治活动,而当他卸下副部长职务时,他的妻子马上对他说:“你是时候放慢脚步,多注意健康了,这样才能活得长久。”他披露,他的健康状况一向很好,不过,在当上国会议员后,由于需经常南北奔波,以致他的血压出现略略偏高的现象“医生劝我要吃药,以免高血压引起其他身体器官出现状况,为了保住健康,我也只好听从医生的指示。”遗憾任内未助东禅寺不喜欢沉缅于懊悔情绪的邓文村说,他在任时已克尽己力善尽职责,不过,他内心仍有遗憾,因为他在任期间非但不曾拨款给东禅寺,同时也未曾协助东禅寺发展。“我还有很多在位时未完成的工作,但我会从中穿针引线,好让这些工作继续推行下去。”邓文村是因为从小受到母亲的影响,而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徒。他说,他在吉隆坡工作时,就与东禅寺结下佛缘,而他也在今年年初元宵节到东禅寺参加庆典时,结识了觉诚法师。在交谈中,他才知道觉诚法师每天读一本书,使他感到自己望尘莫及。“东禅寺有很多推动文化和教育的活动,许多青年也在东禅寺的薰陶下当上了义工,并积极参与那些深具意义的活动。可惜的是,我出任团结、文化、艺术及文物部副部长职期间来不及帮助东禅寺,希望新任部长能适时帮忙东禅寺”‧独家报导:罗素兰‧2009.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