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Q翼生活 >改变带赛局势的赛局意识 >

    2020-07-12改变带赛局势的赛局意识

    改变带赛局势的赛局意识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想知道什幺是个赛局吗?以上谷阿莫影片就用了大家都熟知的例子来解释什幺是囚徒困境的赛局。

    赛局理论(Game theory),又译为对策论,或者博弈论,应用数学的一个分支,是研究具有斗争或竞争性质现象的数学理论和方法,在生物学、经济学、国际关係、资讯科学、政治学、军事战略和其他很多学科都有广泛的应用。没想到原来牛郎和织女居然也遇上了。

    自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翰‧纳许(John F. Nash Jr.,1928-2015)开创赛局理论的分析方法之后,赛局理论被各个学术领域研究、运用。纳许的一生非常传奇,他申请博士班时,他的指导教授和前卡内基理工学院的老师 R. J. Duffin,给普林斯顿大学的推荐信中就只有一句话:「此人是个数学天才」。

    纳许在微分几何和偏微分方程的领域还有其他重要的数学成就。他在 1959 年之后,由于出现精神上的症状,被诊断为思觉失调症(psychosis),对外界事物产生幻觉,有被害妄想、思想紊乱,时而过度兴奋,又时而过度低落。他的研究生涯曾经中断,在 1959 年及 1961 年两度进入医院疗养。在 1970 年后,症状逐渐好转,因此再度回到学术研究工作。

    1994 年,他和其他两位赛局理论学家约翰‧夏仙义(Harsányi János Károly,1920-2000)以及莱因哈德‧泽尔腾(Reinhard Selten,1930-)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事蹟被写成传记《美丽境界》(A Beautiful Mind),并翻拍成同名电影,荣获第 74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和最佳女配角,使得他的事蹟广为人知。

    除了赛局理论,纳许还有不少重大学术成就,因在非线性偏微分方程以及在几何分析上的应用所作出的原创性贡献,纳许和路易‧尼伦伯格(Louis Nirenberg,1925-)共同获得了 2015 年阿贝尔奖(Abel Prize),那是每年颁发的数学国际奖项,被视为数学界最高荣誉之一。纳许夫妇从挪威领了阿贝尔奖后,2015 年 5 月 23 日回到美国纽瓦克国际机场搭乘计程车回家,却在纽泽西收费高速公路南行方向发生意外,计程车司机尝试超车时失控撞上护栏。奈许夫妇都被抛出车外,世界上最着名的数字家不幸当场不治,令人感到惊讶和惋惜。

    想当年,纳许在 1950 年获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学位时,他在那篇仅仅 28 页的博士论文中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也就是后来为世人熟知的「纳许均衡」(Nash equilibrium),成为赛局理论中一项重要突破。经典的例子就是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例如谷阿莫影片中牛郎与织女的故事。囚徒困境是很重要的概念,在社会科学中的经济学、政治学和社会学,以及自然科学的动物行动学、演化生物学等学科,都可以用囚徒困境分析,据说已有好几千篇学术论文利用囚徒困境作分析。

    囚徒困境不是个纯学术问题而已,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经常碰到优劣难判、进退两难的囚徒困境,我称之为「带赛者」。杜克大学教授大卫‧麦克亚当斯(David McAdams)在《赛局意识》中,更进一步把赛局布局到与我们更切身相关的商战、生活中。他在 MIT 开设的「运用赛局理论创造策略优势」,据说是 MIT 史隆商学院最受欢迎的课。

    《赛局意识》分二部分,第一部提出取得优势策略的六大工具:一、 创造诱因,让对手许下承诺;二、引入管制,改变参赛者的利益得失;三、合併或共谋,增加集体利益; 四、威胁报复,吓阻对手行动;五、建立信任,赢得更多交易机会;六、培养关係,促成合作。

    在讨论六种工具的六章中,《赛局意识》各别提出许多案例,有些有趣的案例如下:我个人没用过 Airbnb,不过上次在维也纳订到私人公寓觉得体验超棒,加上有朋友用过也讚不绝口,以后有机会可能会用。全球饭店旅游市场饱和,为什幺 Airbnb 可以异军突起?《赛局意识》指出,Airbnb 在房客入住一天之后才付费,给予房客有机会确认屋主按承诺提供如实的住宿条件。《赛局意识》主张,只要能改变对手的策略或得失,就能让对手许下承诺,做希望他们做的事。其他创造诱因让对手许下承诺的案例,还有利用减肥债来抗拒诱惑。

    美国由于消费者团体的一再提告,让菸草商形象很糟糕,现在的吸菸人口愈来愈少。不过,《赛局意识》提到一个很弔诡的现象,就是美国在要讨论是否该实行香菸广告禁令时,菸商还参了一脚游说政府执行香菸广告禁令。原来他们打的如意算盘是,要避开菸商间的囚犯困境,避开无谓的广告战,不但减少诉讼费用,还因此增加营收。所以香菸广告禁令这样的管制反而是着了菸草商的道!《赛局意识》主张,其实政府可以利用管制或拨款来创造市场诱因,促使企业投入改善穷人生活的商业活动。其他引入管制,改变带赛者的利益得失的案例,有驯化足球赛减少暴力和优先审查换新药开发。

    钻石原本就只是一块石头,为什幺 De Beers 有办法把它打造成永恆爱情的象徵,成为高单价的保值商品?藉由合併与共谋策略,可以整合集体利益,脱离商业竞争的囚徒困境。《赛局意识》指出,De Beers 藉由收购新钻,垄断钻石供给,创造钻石保值的形象。弔诡的是,和绝大部分愈便宜愈多人买的消费品大不同,当 De Beers 无法垄断市场后而钻石跌价后,反而更不受消费者青睐。共谋未必一定是坏事,《赛局意识》举的另一案例是慈善机构合作联合勤募,赢回捐款人信心。

    避免囚徒困境,《赛局意识》提出可威胁报复,吓阻对手行动。冷战时期面对苏联的核武威胁,美国威胁只要苏联有动作就会跟进,进而达到恐怖平衡,避开玉石俱焚的两败俱伤。《赛局意识》主张,在商场上面对死对头公司的流血杀价威胁,也可以採取同样的行动。

    汽车的折旧价,会影响新车的销路。宾士、保时捷车厂藉由推出原厂保证,让二手车价格变高,避开消费者怀疑车子品质而开出低价,车商只拿到低利润的囚徒困境。这种认证方式,是让交易双方有了信任,可以做出可靠的承诺,就能够开启新的交易机会。大卫‧麦克亚当斯也利用信任让他的孩子吃蔬菜。

    有些行业,回头客是营业的保证,所以修车师傅、牙医和餐厅希望顾客能再次光顾,会对熟客提供优惠服务,巩固双方的关係,避开只交易一次,双方互不信任的囚徒困境。这招黑道也懂,所以被逮的黑手党弟兄甚少出卖主子,让无恶不作的黑手党老大老神在在。

    总结以上六个策略,带赛者理论上可以应用《赛局意识》提供的策略反败为胜。《赛局意识》还附了一个囚徒困境的「逃生路径」整理,供带赛者依面临的局势,例如能否改变得失、是否为「动态行动」、是否有「承诺行动」或是否为重複赛局,来选择适当策略。到了《赛局意识》第二部,大卫‧麦克亚当斯提出六个实际的带赛案例。

    赛局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