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G生活网 >携聂隐娘来到少女时代,在电影圈佔有一席之地的设计骚人 >

    2020-07-12携聂隐娘来到少女时代,在电影圈佔有一席之地的设计骚人


    2015年最具话题性的热门国片——《我的少女时代》,你以为不过是另一部贩卖青春记忆的校园YA片(继《九降风》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之后),连电影海报都很有日系动漫的味道……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此活泼大胆又鲜活动感的视觉风格,很容易就能从一堆好莱坞片和潜藏小确幸的文艺片中「跳」出来,抓住一般人的目光。《刺客聂隐娘》、《破风》、《看见台湾》、《骚人》也出自这位平面设计师——陈世川的手笔。

    携聂隐娘来到少女时代,在电影圈佔有一席之地的设计骚人
    以《我的少女时代》为例,由于陈世川本人的成长岁月正好就是剧中人物经历过的年代,回想自己中小学时的校园生活,七年级生必备的毕业纪念册、铅笔盒、明星护贝卡等,将这些物件都置入海报,很容易就能引起集体记忆共鸣。加上英文片名带有手绘POP的可爱风格,以(本人强调自己创作几乎没用过的)粉红色为色彩基底,一张俏皮鲜豔、青涩纯爱的电影海报于焉生成。

    着手替一部片设计海报,首先就要为主题定调(例如开门见山、隐晦暗喻都是方法之一)。有了轮廓之后,接着是人物角色照片安排,然后依序考量标準字、背景底图\情境、色彩、文案、商标、Credit等。陈世川分别就这些构图步骤作出解释:

    1.选照片:男女主角、配角。从现成剧照中遴选,可「去背」、直接与背景一起或合成的先区分出来,假若都没有可用者就「棚拍」。摄影棚内拍摄海报所需元素,可以充分控制灯光、演员动作等变项,画质也比剧照更佳。但无论如何,帮明星们修图是必要的。
    2.标準字:主要会先用于预告片。陈世川表示自己大多习惯手写,少用电脑,因为手写文字不会有重複性。他个人电脑旁往往会摆着画笔、墨汁、水彩、广告颜料、调色盘;在数位技术当道下,依旧保留手感风格。他也以书法来譬喻:每个人写或画出来的字都有不同味道。
    3.背景:电影场景能成功作为底图使用者往往是少数,因此通常会採取合成;有时也会从图库中选择合适素材使用。
    4.色彩:有别于台湾相关从业者一般惯用的CMYK正色,陈世川在设计时会思考可以加点其他颜色产生偏离效果,希望可以跟日常生活中所见不同,另一方面又能贴近电影本身的调性。
    5.文案排版:平衡整个电影海报画面,点、线、面的规划需要相得益彰又不能「打架」。


    和拍广告一样,电影海报设计过程複杂,不全是创意工作者说了算;说到底,都是「人」的问题。潜藏在美学表面下观众看不见的,是片商、投资者、监製、导演等诸多角力的折冲,这种情况在商业片又更为明显。此时电影行销部门得作为资方与设计师之间的沟通桥樑,釐清资方意见和想法,将需求加以具体化和明确化彙整,并传达让设计师明了。电影海报设计师反覆修改作品的频率极高,加上影片宣传时间点和气氛发酵,片商和投资方的意见都不可忽视,这时就特别考验设计师的EQ、耐心和智慧:在美学和商业、导演和投资者考量之间,懂得适当拿捏取捨。
    携聂隐娘来到少女时代,在电影圈佔有一席之地的设计骚人
    因此,最让设计伤脑筋的,往往不是没点子,而是如何使各方意见达成最大公约数。陈世川接到设计案时,通常会提供好几版初稿给客户参考,聆听相关人士意见。「讨论过程中我会希望有个最终决策者在,他对事情必须有掌握度或贯彻力,不能犹豫不决。包括前期发想创意,决策者要有高度去思考如何行销创意;也要有能力和权力带领大家。剩下的就是交给其他人去分头执行。」
    携聂隐娘来到少女时代,在电影圈佔有一席之地的设计骚人
    海报最大的功能就是让人看到的当下会被吸引,现在电影行销宣传除了做户外看板或戏院张贴,消费者在网路端和行动装置的接收也成为重点。据此,陈世川提醒在做视觉设计时,需考虑到人们使用手机的习惯和呈现效果;未来的海报广告会朝向多媒体动态、空间化、立体化,不会只是平面设计师一人之力。但由于此类手法製作成本高昂,大多是好莱坞商业大片才有这种能耐砸钱宣传,现阶段在台湾相关的公共娱乐场所仍属少见。

    携聂隐娘来到少女时代,在电影圈佔有一席之地的设计骚人
    陈世川回想起自己跟平面设计结缘伊始,便是抱着「好玩」的心态而来。2006年他以好友胡德夫的照片跟高楼空拍城市景象合成了一张海报。

    后来又陆续做了几款海报,依旧是当成趣味练习、毫无压力。不久之后,他的「习作」被导演楼一安看到,欣赏之余便问他要不要为自己的新片《一席之地》试作海报。从此,陆续有电影海报的设计委託案上门,连剧场、演唱会、唱片专辑封面也找他跨刀製作。「入行一开始要从身边东西、周遭亲友的东西去想像电影海报怎幺做。」

    陈世川从第一张作品开始练功,一次次的接案累积实战经验;从逛书店到设计类网站,随时扩充自己的资料库。让功力更上一层楼的秘诀,陈世川笑道:「就是多看,没有别的方式。」未来,他也希望能举办自己的电影海报展,将以往经手的作品重新排版设计,例如删去人物、片名、文案等,让商业气息浓厚的广告海报回归到最纯粹的一张视觉艺术成像;也许届时,所谓海报设计终能褪去繁複喧闹的外衣,露出返璞归真的美学底蕴。